一个拥有125栋楼、2194户、6000多居民的小区,4月1日起开始封控,居民出现焦虑情绪;一支最初100多人的下沉党员志愿者队伍,4月9日成立,努力恢复社区生

一个拥有125栋楼、2194户、6000多居民的小区,4月1日起开始封控,居民出现焦虑情绪;一支最初100多人的下沉党员志愿者队伍,4月9日成立,努力恢复社区生
一个拥有125栋楼、2194户、6000多居民的小区,4月1日起开始封控,居民出现焦虑情绪;一支最初100多人的下沉党员志愿者队伍,4月9日成立,努力恢复社区生活秩序;一位“70后”市级机关党员,担任临时党支部书记,讲述了一个多月的点点滴滴。口述人:市外办干部、彭浦镇运城居民区下沉党员志愿者临时党支部书记 贡书详“终于找到组织了”没时间想太多,4月8日接到电话后,我这个支部书记就上任了。我所住的歌林春天小区规模较大,有6000多居民,与之相对的是疫情下基层力量不足,2位居委干部和6位社工既要组织核酸采样又要发放保供物资,有点力不从心。更让人担忧的是,随着上海静了下来,小区开始有了焦虑不安的情绪,大家不知道以后怎么办。我是机关党员,还是转业军人,既然组织有这个要求,我当然要站出来。其实,早在3月底,我就向所在居民区党支部报到。一段时间参与下来,我感觉虽然下沉党员工作积极,但因为力量分散,党员作用还没充分发挥出来。我们常说,一个支部就是一个战斗堡垒,成立临时党支部就是把党员拢在一起形成合力,特殊时期发挥特殊作用。4月9日凌晨,我们通过小区公众号发出通知,要求下沉党员向临时党支部报到。说实话,当时我心里没底,就担心应者寥寥。但到了早晨6点,已有100多位党员扫码进入我们支部群,很多人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终于找到组织了”。有人已在群里提出防疫建议,看得出,大家都很想做事。这支队伍就这么迅速建立起来。但如何能在短期内形成战斗力?我们当时没有把握,也没有现成路径可循,只能在实践中边干边摸索。“有效率地努力干”临时党支部接到的第一项任务,是给居民送快递。那个时候,小区每天快递量有600件,但物业只能派出三四个人。有时到了深夜,居民还能听到他们开着三轮车的送货声。用物业的话说,已经干得崩溃了。我们支部成立了快递组,一天3班,每班3名志愿者,一人负责分拣,两人跟车派件。这套流程刚开始可行,但从4月下旬起,小区快递量猛增到一天2000件。即便志愿者从早忙到晚,125栋楼的快递依然送不完。大家开始复盘,发现最耗时间的是楼下按门铃通知取件。有的居民响应速度慢,通知一户就要半分钟;有的门铃坏了,志愿者等在下面干着急。于是我们改进工作流程,卸下快递后,志愿者只通知一户人家下楼,并麻烦他通知其他楼内居民,然后迅速赶往下栋楼。通过这种方式,再加上每班志愿者人数增加,即便现在快递日均达2300件,还是能做到日清日结。很多时候,党员的作用不仅体现在努力干,更应该是想方设法实现“有效率地努力干”。我们还在实践中优化核酸采样流程。由于小区规模大,刚开始人员衔接上有些不顺,居民聚多了,大家会有意见;居民来少了,医护人员很着急。经过观察,核酸组党员提出设置“潮汐车道”——一个采样广场,6位医护人员6根采样通道,不同片区居民从东西两个口子进入。如果东边居民多,就为他们安排4根道,如果来得少,就安排两根道。通过志愿者现场观察动态调整,充分用足6根通道,保持采样快节奏。我们算过,过去一次全员采样要花5个小时,改进流程后能减到3个半小时。小区居民、医护人员都满意,彼此的配合度提高了。“以实干论英雄”说实话,上个月刚拿到下沉党员信息时,我真有点担心——我,一个普通机关公务员,大家愿意听我的吗?很快,这个顾虑就被打消了。虽然说这个支部有“临时”二字,但党的组织原则没有变。举个例子,快递组组长是位66岁的市级机关退休局级干部,还曾是我的老领导。他从不摆老资格,反而特别支持我的工作。还有位组长是个年轻技术人员,而她的组员有处级干部、企业高管等。不管多忙,我们每周都要开支委会会议。无论你在外面行政级别有多高、社会地位有多显赫,在这个临时支部,只以实干论英雄。这一个多月时间里,临时党支部用实际行动告诉居民:“我们是党员,我们来了。”快递组的工作既费时间又耗体力,但每次报名都会被“秒杀”。自从成立以来,已有288人次报名参加,有男有女,有小年轻有老人。三轮车不够用时,自家的电瓶车、自行车、手拖车一齐上阵,为居民送了4万多个快递。核酸采样最辛苦的是扫码“大白”,既要穿防护服在太阳底下站几个小时,还要应对现场种种突发情况。在小区进行的16次采样中,扫码岗位多由年轻党员担任。有人累得晕倒,就在边上喝点水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上岗。小区有对80多岁的独居夫妇,有点耳背,口齿也不清楚。配药组党员志愿者就慢慢问、细细听,在昏暗的楼道中站上半个多小时,直到弄清楚所有需求为止。一位老阿姨的胰岛素告急,志愿者第二天一早开着私家车连跑几家医院,然后把“救命药”送上门。不久前,一位小区居民以志愿者服务场景为模板作了一系列画作。他说,“虽然没看清你们的脸,但记住了‘党员志愿者’这个称呼。”从“2+6”变成“2+6+280”如今,已有280多名下沉党员向我们支部报到。我们按照工作需要,成立了快递、核酸、配药、团购、消杀与宣传等6个小组,在支部领导下各司其职。支部刚成立时,居委会多是给我们支部交派任务,如今往往是与我们一起商量。我想,这既源于彼此越来越熟悉和信任,也源于对我们支部战斗力的认可。有了这支280人的党员生力军,疫情下的社区治理就从最初捉襟见肘的2个干部、6个社工的“2+6”模式,变成如今的“2+6+280”模式,社区力量大大加强。我忘不了这个画面——上月12日,32摄氏度的天气,小区来了一辆装有5吨大米的货车。当车停到门口时,整个小区沸腾了。志愿者们用私家车、小推车、电瓶车、平板车,把团购来的500袋大米送到居民楼里。“我们有了归属感和集体荣誉感。”一位年轻党员志愿者说,“大家快乐地当志愿者,干劲更足了。”有这么多想干事、能干事的党员加入我们队伍,社区保障工作跟上了,居民的心也就定了下来。一位志愿者说,回首这段艰苦而难忘的下沉经历,感觉我们没有辜负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能与这样一群同志共事,也是我本人的最大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