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记者傅文婧7月17日报道:多学科、跨学科视角探索中国青少年社会与情感能力概念发展,为我国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新思考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7月17日报道:多学科、跨学科视角探索中国青少年社会与情感能力概念发展,为我国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新思考
东方网记者傅文婧7月17日报道:多学科、跨学科视角探索中国青少年社会与情感能力概念发展,为我国教育高质量发展提供新思考。华东师范大学交叉融合发展论坛7月16日通过线上直播的方式举行,论坛以“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多学科对话”为主题,吸引了8万余人在线观看。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教育学部主任袁振国教授在会上指出,社会与情感能力已经到了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即从经验走向科学,从科学走到应用,积极运用社会与情感能力的研究推动教育实践。基于当前已有的量化研究和测评实践,袁振国教授提出了几点整体性认识:第一,社会与情感能力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需要随着时间的发展逐渐走向完备。第二,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子能力彼此间是相互关联的,一种能力的削弱可能会影响另一种能力的发挥。第三,社会与情感能力不仅仅是一种简单的情感,也不是一种情绪,它是充满了认知价值的,具有悟性、德性和(情感)体验一体化的特征。第四,从经验性的认识到科学性的认识都证明了,社会与情感能力是可培养的,并且是不断变化的,除了不断地走向成熟,还会有退化的表现,个人在生活和发展中的经历可能会导致能力的变化,因此青少年期的社会情感能力发展需要重点关注。基于此,袁振国提出了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培养路径,一是要积极推动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培养进入整个课程体系,在学科教学、教师培训过程中贯穿社会与情感能力的意识与内容。二是要有教程,即要有教材和教法,这就要求我们做好对教师的培养,使教师成为社会与情感能力培养的行家里手。三是要关注社团活动对学生的影响,通过游戏活动有意地培养学生的社会与情感能力,这是孩子享受美好人生的基础。OECD教育与技能司创新和测量发展部负责人Tia Loukkola在会上呈现了第一轮国际测评的结果,强调对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关注不仅仅在于子能力本身,更要关注子能力之间的相关性以及与学业成绩的关系,其结果给予我们很多启示。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名誉院长周晓林教授聚焦于“感恩/感激”这一具体的社会与情感能力,强调感激情绪不但有利于社群协作,也有利于个人幸福感提升,可以对学生进行有效的感激情绪训练,借此提出感激不但是可以被培养的,也要注意其培养需要以“知行合一”的方式开展。华东师范大学脑科学与教育创新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脑功能基因组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林龙年教授指出,从神经科学角度来看,我们的情绪是大脑的一种认知功能。通过多年的科学实验,脑科学家发现位于人类大脑前颞叶背内侧部的杏仁核,是产生情绪、识别情绪和调节情绪的重要脑部组织。他通过播放实验过程,展示了杏仁核在控制人类情绪的过程中的重要作用,为社会情感能力相关研究的进行提供了一个新颖的视角。华东师范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席居哲教授从积极适应视角出发,提出了“主动幸福”等重要观点,点明了社会与情感能力促进积极适应的机制是通过基于积极关系的建构。“不同的学科有着不同的学科语言,为我们研究社会与情感能力提供了非常耳目一新的命题,从不同角度解读了常见概念,差异性认识为我们提供了非常广泛的启示。”华东师范大学社会与情感能力研究中心主任、教育学系主任黄忠敬教授分别从政策、学校、教师和社会角度对社会与情感能力的研究提出了一些建议。其一,在政策方面,社会与情感能力应在教育政策发展上居于优先地位;其二,学校不仅仅应被当作培养认知的场所,也应该是培养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场所;其三,教师要给予学生情感支持,打造有温度的课堂;第四,应举社会多方力量,形成培养社会与情感能力的共同体。